增产假惠母亲 兼激励生养

《施政呈文》「小洒金钱」提出多项惠民办法,打工仔有望得益的,除了交通补助等不拘一格的金钱津助外,还有增加法定有薪产假和侍产假的福利。「加假」在改良打工仔待遇的同时,亦有助鼓励生育,提高本地偏低的生育率,纾缓人口老化。

行政主座林郑月娥在《施政讲演》中作出初步倡议,把侍产假由现时的三天增添到五天,并且发展研讨增长在职妇女的法定产假日数。

两种假期中,以增加男性侍产假比拟轻易早日落实,实际上,现时公务员已经可以享有五天侍产假,而且是全薪,较法例划定的最低前提八成工资为优厚。因为只增加两天假期,当局推算会令全港僱主合共增加开销约八千万元,不会大增财政累赘,信任僱主在畸形情况下不会反对,可以顺利推行。

至于把女性法定有薪产假由现时十个星期增加到十四个星期,对僱主而言,无论人力财力,都波及较大财政负担。林郑月娥表现政府愿意帮助僱主,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说得更白,就是研究参考新加坡的做法,由政府「承包」增加假期所涉及的额外薪金开支。

政府愿贴钱减僱主阻力

这有如政府盘算撤消强积金与长期服务金和驱散费对冲的部署,由库房拨款津贴,减轻僱主的额外负担,来换取僱主的支撑。至于额外产假详细赞助范围和方法,例如是否由政府「全包」,抑或官商协力分担,分担比例多少,会否像利得税「新思维」般推出两级制,减轻中小企负担,都有待研究切磋。

此外,在现时失业率低、劳工紧绌的情形下,额定假期对人手的影响,亦要作出评估及研拟相应之道。

本港现时的法定有薪产假是十个礼拜,而国际劳工组织的提议是十四个星期,增加产假,不仅是为了追上国际尺度,而是有实在际须要。固然当局拟订产假的准则是「前四后六」,即产前四星期加产后六星期,然而良多妇女往往辛劳挺着大肚子上班至濒临临盆才放假,以便产后有较长假期照顾婴儿。

箇中起因,是港人晚婚迟生育者多,而且大多一个起两个止,子女照顾十分缓和,高龄产妇尤其需要较多时光恢复膂力。然而,怀胎玄月仍辛苦上班,这对妊妇和胎儿都不是幻想的支配。延长法定产假,对母婴皆有利益。

进步生育率需更多配套

且不看北欧有些国度员工能够享有长达一年的产假或侍产假,就算内地,基础有薪产假是三个月,属于晚婚迟生养者更可获四个月,比香港多,而新加坡除了津贴僱主延伸产假外,还对婴儿父母供给丰富的金钱津贴,在照料母婴健康的同时激励生育,缓解人口萎缩跟老化。

本港面对罗致光形容的「高龄海啸」,虽然生育率在二○○三年沙士后逐渐回升,但是依然偏低。要坚持本港人口不致萎缩,撇除引入移民的因素,均匀每个妇女应当生育二点一个子女,但是,依照世界银行的二○一五年数据,本港生育率却只有一点二,低于新加坡、澳门和硬性规定节育的中海内地。

本港要勉励生育,除了增加产假和侍产假,还需要有周详配套,占职工总数比例达72%计国际尺度集装箱发,虽然未必像新加坡向婴孩父母提供现金嘉奖,至少要做好育婴配套和幼儿照顾服务,让大家安心参加父母行列,子女健康成长。

(起源:星岛日报)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